当前位置: 首页 英雄谱
任大伟
上传时间:2020-03-27 管理:吉林市革命烈士陵园

江城英烈------任大伟


27任大伟.png


    2002年3月15日,长白山低首,松花江呜咽……这一天,一座城,送别了一位英雄。人们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寒冷的凌晨,他的奋力一推,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战友;人们也永远记得,他曾经在这里,守护这方安宁。吉林市各界群众上千人齐聚吉林市革命烈士陵园,只为了送别消防战士任大伟同志。就在十二天前,2002年3月3日凌晨,在扑灭吉林市船营区沙河子乡北龙木器厂的火灾中,为了保护战友的安全,任大伟献出了自己年仅21岁的生命……

    人们都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教师。任大伟的母亲陈亚茹,是一位普通的乡村妇女,当过民办教师、妇女主任,大伟很小的时候,她就经常对他说:“我们这辈子最大的希望,就是把你培养成才,让你做一个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家庭的熏陶,让任大伟幼小的心灵就秉承了纯朴和善良的品质。11岁时,他就每天坚持帮家里劈柴、担水,操持杂务,照顾弟弟,为家里分忧。

    大伟高中毕业那年,面临了人生第一次抉择。他从小就有一个梦想,想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解放军。然而家里,弟弟任宏伟刚上初中,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上了年纪,仅靠父母种地养家,生活十分拮据。看着过度操劳的父母,大伟几次都没能忍心把话说出口。知子莫若母,陈亚茹深深了解儿子的心思。她亲自陪着儿子去人武部报了名。入伍的那天,陈亚茹含泪把大伟送上接兵车,对大伟说:“儿子,在部队要好好干,我和你爸等你立功的喜报。”

    走进了火热的军营,任大伟的心也变得更加火热。在新兵集训期间,他严守纪律,严格要求,认真学习消防业务知识,很快脱颖而出,被评为“优秀士兵”。 1999年5月,组织安排他参加驾训培训,他虚心好学,勤奋钻研,苦练技术,以优异的成绩通过测试。被派到中队成了一名驾驶员。在担任司机的一年时间里,他驾车参加灭火抢险战斗一百余次,安全行驶万余公里。由于他爱岗敬业,任劳任怨,被评为红旗车驾驶员。

    2000年底,任大伟调任吉林市消防支队造纸厂中队战斗员,面对岗位的变动,他勇敢地迎接挑战,刻苦训练。别人练一遍,他练五遍、十遍,课后还抽时间加练,身上常常被碰得青一块、紫一块,手、腿还多次受伤。有的战友不理解,问他:都是老兵了,又面临复退,还这么拼命练业务干嘛?他总是微笑着说:“自己在队一分钟,就应该干好60秒,站好最后一班岗”。由于他的出色表现,组织批准他改转为一级士官,并任命他为战斗一班班长。很快,他就成为了中队干部的得力助手。 当上战斗员以后,任大伟先后参加灭火战斗百余次,每次都是舍生忘死,冲锋在前,曾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

    2002年3月3日凌晨,北国江城吉林市笼罩在一片浓浓的夜色中。时令虽然已进入了三月,但春寒料峭,零下14度的气温仿佛又把人们拉回到了冬季。此时,劳累了一天的吉林市消防支队造纸厂中队的官兵正沉浸在甜甜的睡梦中。突然,阵阵警报声划破了吉林市沉寂的夜空。班长任大伟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出火警”说完,拎起衣服迅速从楼上跑到楼下。他是3号车战斗员,可此时他却跑到了1号车前。见到执勤队长,任大伟说:“队长,昨天扑火时一号车战斗员王瑞田手被划伤缝了几针,今天我顶替他出一号车。”正说着,王瑞田来到了车前,见他包扎着的手腕,执勤队长大喊一声:“大伟上一号车。出发!” 
    消防车一路鸣着警笛,风驰电掣般向火场驶去。
    着火的单位是吉林市北龙木器厂。这是个60年代建造的闷顶式三级耐火等级建筑,火灾是因该厂电机过热引燃电机周围的刨花和锯末。由于刨花阴燃时间长、报警晚,消防官兵到达火场时,过料车间已发展到猛烈燃烧阶段,只见现场浓烟滚滚,火光冲天。中队指挥员果断决定,将参战人员分成两个战斗小组,第一组由任大伟、白刚、吴洪亮三名同志从窗口直接攻击车间内火点,阻止火势向铣床车间蔓延。    

   战斗部署完毕,官兵迅速进入阵地。任大伟带领自己的战斗小组立即向火点进攻。他带领白刚、吴洪亮迅速破拆窗户,把水枪移至车间内。他们刚越过窗台跳进车间内,还未出枪,一股热浪便向他们袭来,翻滚的烟尘呛得他们喘不过气。此时,任大伟比谁都清楚,后退几步就是安全地带,前进一步就有生命危险,面临着火与血、生与死的考验,任大伟和战友义无返顾地冲了上去。任大伟手握水枪站在车间内最前沿不断地向火点射水。火魔施展着淫威,越烧越旺,车间内温度越来越高,战斗极其艰苦,然而效果却不明显。正当他们准备实施更有效的进攻时,任大伟突然发现天棚上有明火往下掉,他马上意识到,闷顶和天棚要坍塌下来!此时,只要他后退几步,就可以脱离险境。然而当他看到白刚、吴洪亮正全神贯注进行灭火,对眼前的危险全然不知时,他没有后撤半步,而是大喊一声:“危险,快撤!”说完,他一转身用力将白刚、吴洪亮推向窗口。就在他准备后撤时的刹那间,只听“轰”的一声,厚达1米多的防寒锯末和闷顶塌落下来,将他重重地砸在里面。
    得到战友及时掩护,后撤及时的吴洪亮和白刚只受轻伤,及时赶到的战友们将他们从废墟中救了出来,可任大伟却没有出来。
    战友们一边呼喊着任大伟的名字,一边拥向房屋塌落的地方,用手扒开燃烧物,寻找着任大伟的下落。当战友们把任大伟从废墟中救出来时,浑身焦黑的大伟已经没有了呼吸,只有那被大火烧焦的双手还紧紧握着咆哮着的水枪……

    噩耗如晴天霹雳,母亲陈亚茹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任大伟,她心爱的儿子,两个月前刚刚过完21岁生日,就这样永远地离她而去。

    手捧着儿子的遗像,陈亚茹的心在滴血,但她强忍着泪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为儿子送行,陈亚茹咬着嘴唇,一定为儿子亲自穿上新警服,大滴大滴的眼泪落在儿子的脸上、警服上,当系完最后一个衣扣时,她顿时了昏倒在儿子身旁。

    大伟的离去,同样让和他朝夕相处的战友们悲痛不已。

    战士王瑞田流泪了。大伟牺牲前的头一天,他在火场战斗中右手腕不慎划伤缝合2针,3日凌晨发生火灾时大伟替他出了车。而自己感冒发烧时,是大伟给他打洗脸水,是大伟花钱给自己买来了水果。

    和任大伟紧挨着床睡觉的战士刘小磊流泪了。他晚上睡觉踢了被子,是大伟晚上都要起来几次为他盖被。

    吉林市32中初二学生乔巍流泪了。她家境贫寒,是中队官兵为她捐款供她读书,而大伟哥哥每次都悄悄地多给她塞钱,鼓励她好好读书。

    战友们都流泪了。冬天出火场,每次回来,大家的战斗服都被水打湿。任大伟就在大家入睡时将战友们的战斗服一件一件地放在暖气上烘干,叠好,然后才休息。

    如今大伟走了,可战友们始终认为他还活着。他们从任大伟的衣柜里找来一件他生前穿过的夏常服挂在车库23名官兵战斗服当中,一字排开,整齐地挂在战斗服架上。战士们每次出火场,见到班长的夏常服,就仿佛感到任大伟还活着,永远活在战友心中。
    大伟走了,人们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在他的日记中发现了这样一段话:“我们有危险,但这项工作必须有人做,军人应该为人民奉献一切,我爱消防事业”。朴素的语言,诠释了这个21岁的消防战士,对工作,对人民,对祖国的爱与忠诚!

    令人欣慰的是,任大伟的弟弟任宏伟,在大学毕业后,毅然决然地参军,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消防战士。望着穿着军装的小儿子,母亲恍惚间仿佛又看到了自己的大儿子,仿佛他还没走,还在自己身边。而弟弟接过哥哥手中的水枪,走上了哥哥走过的路,去实现哥哥那没来得及完成的梦想。

    根据《中国消防年鉴2014》统计得出,2000-2013年,我国消防员牺牲人数达157人。此外,2014年牺牲消防员达13人。牺牲的消防官兵平均年龄24岁,最小的仅有18岁。2015年8月12日23:30分,天津滨海新区瑞海公司危化品仓库发生大爆炸,死亡和失踪的消防人员多达100余人。2019年四川凉山的森林大火吞噬了27位消防官兵的生命。冷冰冰的数字背后,是一张张年轻而又鲜活的脸庞。因为他们的离去,孩子失去了爸爸,妻子失去了丈夫,父母失去了儿子……他们谁都无法预知下一个火警,要面临着怎样的危险,可他们在奔赴火场的路上,从未迟疑,不曾畏惧!他们的背影,永远是最奋不顾身的逆行!

    让我们向这些逆火英雄们——致敬!

 

 


上一条:关喜志     下一条:张明硕